“卖”物流、自建工厂、唯“快”不破——江苏大力推进跨境电商外贸新业态

跨境电商的“脸”在变。跨境电商作为外贸新业态,江苏正在大力推进,市场竞争也日益激烈。近日,走访南京、常州等地的跨境电商企业发现,针对新的经济形势、海外消费者新的消费习惯,跨境电商企业的转型也在进行时,他们正在不断创新运营模式。一样的“跨境”,不一样的“招数”“卖”物流、自建工厂、成为产业带上的重要“棋子”……一样的“跨境”,不一样的“招数”。28日,在南京空港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可以见识到伊兰特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特别之处。“和别的跨境电商企业不同,我们不做商品端,不直接卖商品,我们其实是对接各个商家和平台,承接他们的跨境物流端,然后做跨境电商出口。”该公司综合办经理谢园园说,“目前我们合作的最大的平台是拼多多,我们承接他们的货物把它出口到国外去,服装、鞋子、小配件这类商品多一些。”把拳头集中在跨境物流,2020年开始他们尝试开展全货机包机出口。今年以来,已经飞了16架,即将起飞的还有3架。“16架包机的货值出口额已经达到了3000多万美元,相当于完成去年全年近三分之一的量了。”谢园园说。为什么要包机?“依照以往的经验,过年期间航司的运力是最低的。我们找到曾经合作过的金鹏航空,针对春节运力薄弱的痛点签了一个19架包机的合同,同时又对接了拼多多平台,平台发往海外的货全部调到南京发。”谢园园说,“去年年末拼多多的海外销售额出现了一波意想不到的增长,这19架包机也是围绕订单量的增长形成的一个业务。未来,我们会以定量舱位+临时包机的形式继续发展推进我们的跨境业务,也会对接更多的如拼多多这样的大平台,使我们的业务量平稳增长。”常州的江苏虫洞电商科技有限公司,2023年销售额近20亿元,同比增长38%,气球、米珠这些小商品在亚马逊上均卖出1亿元以上。去年,他们还特意自建了米珠生产工厂,这种模式在跨境电商行业并不多见。为何要自建工厂?“米珠的款式更新非常快,我们看到了前端旺盛的需求,但合作的厂家无法满足我们的需求。所以,我们就决定自己生产开发。现在,在珠子这一块我们已经不是市场上有什么我们卖什么,而是我们自己有什么卖什么,颜色已从24色迭代到200多色。我们还把它组合成套餐卖,这样大大提高了客单价。”该公司总经理助理荆姚军拿出一盒米珠套餐说,“这样一盒珠子,我们售价20多美元。米珠属于时尚配饰类的商品,老外喜欢自己去穿珠子做成项链、手机链、手链等,自戴或送人。”在虫洞看来,不管是自建工厂还是寻找供应商,都是为了优化供应链。“春节前我去了趟越南,去考察一些特色新品的生产厂家。除了国内,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海外的供应链。”荆姚军说,“供应链对跨境电商企业来说太重要了,供应商优化是一项长期工作,我们不断选择和我们更匹配的优质供应商,与我们共同成长。”

“卖”物流、自建工厂、唯“快”不破——江苏大力推进跨境电商外贸新业态

借着跨境电商的东风,金湖县的蹦床产品正在加速走向海外市场,并形成了一条自上而下的产业链。据淮安海关统计,2023年淮安出口蹦床产品超2.7亿元。借助产业带,江苏宝翔体育器材有限公司先后建立跨境电商店铺8个,独立站2个,直接面对海外消费者销售,并开辟跨境电商海外小批发商市场,拓宽传统B2B渠道。“我们了解到跨境电商出口海外仓具有运费成本低、物流时效快、产品曝光率高等优势,便决定转型出口海外仓模式。”该公司负责人邵之洋说,“我们的订单主要来自北美洲、欧洲等国家和地区,国外的客户下单后,直接从海外仓发货。今年的订单已经排到了9月份,生产形势十分喜人。”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南京空港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南京联利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揭义泉诉说了甜蜜的烦恼。“这个春节,我几乎没有休息。传统意义上,春节是电商销售淡季,但也可能是短视频平台的推广,全球受中国春节浓烈氛围的带动,同期出口量不降反增,这期间禄口机场全货机航班远超往年,基本都是电商货。”他说,“我们的鞋袜衣帽和家居日用品品类通过海外平台TEMU进行销售,尤其是出口美国服饰的订单量成倍增长,1月以来口岸出口货值2.1亿元,同比增长了2倍,发货的压力大了不少。”“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做跨境电商也是。”揭义泉感叹。2018年入驻这个产业园,揭义泉算是跨境电商行业的“老手”了。“我之前做传统外贸,这些年亲历了跨境电商行业的蓬勃发展。传统贸易向电商转型时,因为是新业态,避免不了遇到重重困难。例如,航空公司对于电商类的货物承运兴致不高,前期出口申报客户端服务器卡顿迟缓,等等。”他说,“但是现在园区通关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货到监管现场,四五个小时就能全部查验完毕送到机场。但你要知道海外消费者对电商包裹的时效要求也越来越高。2018年我们刚接触这个行业时,往欧美方向的包裹投递的时间在15天左右,现在基本上在7天以内,甚至有的三四天就能签收了。电商顺应这个对时效的要求,客户体验才会越来越好,消费者购买的欲望就会越来越大,出口订单自然才能越来越多。”“飞机可不会等你,到了点必须得飞。像我们做物流的,是耽误不得的效率型产业,更是要快、快、快。”谢园园说,“付了包机的钱,如果货填不满,我们就会有损失。很多货是一边生产一边运输,比如从广东运过来的货,一路上两个司机轮流开,整个流程一环扣着一环,哪一环都不能松。如果有一个环节慢了,等赶到南京的机场,飞机早飞走了。”“做跨境电商并不是上上链接,守株待兔等人下单那么简单。我们每周甚至每天都要进行数据分析和复盘,每一种产品面对的运营策略都是不一样的。”江苏虫洞电商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林哲建说,“比如说我备了1万组货,本来觉得可以卖100天,结果发现爆单了,只能卖10天。那我怎么才能保证它不断货?因为一旦断货,平台就不会再给你这个商品的链接提供流量,那你好不容易打出来的爆品就‘死’了。还有些商品,原本60天的库存,如果滞销,库存可能一年都消化不完,造成大量的海外仓储费用。这些商品,我们就要及时清仓。数千个商品的销售决策,都需要我们有一个能快速响应的信息系统和执行方案。”航线、人才和政策,企业有“三盼”采访中了解到,跨境电商企业主要有“三盼”:增航线、盼人才、政策及时落地。“航线少,是最大的痛点,做我们跨境电商这一行的,做梦都希望能多开一些国际航线。”揭义泉说,“其实我们更喜欢客班,因为客班准点率高,相比全货机飞的频率多,但现在南京的国际货运航线不是很稳定,也不够丰富,执飞也主要是小型飞机。”“我们公司出口的跨境商品大多以居家日用类产品为主,快速的物流时效能为我们赢得更好的市场口碑。目前我们尝试多种物流方式,如通过转关申报方式搭载国际快船出口,从离港开船到目的地靠岸,仅需12天左右,比普通海船节省近1个月。2023年我们运用快船出口清单4万余票,总货值约1.2亿元。”南京思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俞海华说。跨境产业的火热离不开成熟便利的配套政策。例如,跨境电子商务出口商品退运,一直是相关业务的难点堵点。南京海关出台的措施明确指出,要开展跨境电商零售出口商品跨关区退货,畅通跨境电商逆向物流。在企业看来,目前扶持跨境电商发展的政策都很好,重点在于怎么快速落地。“比如退运货的政策,我们是有这个需求的,现在退货率蛮高的,常年的退货率应该在10%至15%左右,服装退货率是最高的。”揭义泉说,“问题在于执行起来难度比较大,因为目前的情况是出口简单进口复杂。商品出口用的是跨境出口的政策,较为便利,退货视为进口,按照出口退货模式申报,相当于进口了。相应的管控要求比申报出口要高出一些,流程也复杂一些。”据了解,去年9月,金陵海关完成了首票清单模式跨境电商出口退运通关工作。“我们联合上级部门多次赴企业开展调研,不断完善退货查验作业流程,确保企业尽快享受跨境电子商务出口退运政策红利。”金陵海关驻邮局办事处跨境电商监管科科长孔繁辉说。“就在1月上旬我们公司完成了一批价值3000多元的短袖衬衫的出口退运申报工作,货物在接受海关查验后便可进入进口放行区。”南京跨易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佘军说,“这批退运商品可以享受免征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的政策,节省了企业的运营成本。”跨境电商人才的缺失也是企业的一大烦恼。“南京有很多从事传统外贸的人才,但跨境电商的专业人才不多。主要还是集中在杭州、上海、广州、深圳。在杭州,短视频和电商网红聚集地,要想做TikTok直播带货,很快可以找个专业团队。你想做产品棚拍,可能两个小时就能给你拍完100件产品。但在其他地方,要快速地完成这些事还挺难。”揭义泉说。“一般的跨境电商企业缺少的是运营和宣发这一块儿的人才,我们实际上缺的是物流这一块的人才。物流人才在全国看来都是稀缺的,南京也不例外。”伊兰特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部经理李沁昀说。

“下一步,我们将积极探索‘智慧跨境电商’监管创新,优化货物进出区管理,推动跨境电商与市场采购等其他业态联动互促、融合发展。”南京海关副关长毛雅君说。

来源:交汇点新闻

编辑:曾雪琦

审核:徐晓冬

原创文章,作者:afeng13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gosn.com/74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