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华为事件,及中美贸易战的逻辑

最近在思考中美贸易摩擦的宏观趋势,以及G20峰会后的产业影响,做了一些简单的思考如下。其中,涉及到很多大的叙事背景的描述和国际事件和体系的描述,这些具有高度的复杂性和时间线的事情,文中做了大量的简化,便于逻辑分析。同时,文章中也参考了很多知友的答案和思路,非常感谢!

一、世界政治版图

总所周知,当前的世界总体格局是建立在二战之后的雅尔塔体系(1945年雅尔塔会议)下的,雅尔塔体系基本框架为:

* 确定了战后对德、意、日3个法西斯国家及所占领土的基本处置方法;

* 原则上确定了由美、苏、英对中欧、中东、远东地区的势力划分;

* 确立了联合国的成立,并且确定了美、苏、英、法、中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地位;

需要注意的是,雅尔塔体系实际上是典型的大国强权政治,很多中小国家或弱国的利益收到了严重的侵犯(包括中国)。当时代表中国的是国民党政权,尽管利益被严重侵犯,但为什么彼时积弱的中国可以入常?

1)首先,联合国的成立就是雅尔塔体系的成果与延续,是美、苏、英三国为了保证战后势力版图互相确认,三国享受二次世界大战胜利果实的基石。中国作为二战主要受害国和主要抵抗力量,具有道义上的先觉条件,而且彼时的世界到处战乱不断,国际上独立的大国屈指可数。

2)安理会设置的初衷,是避免国联当年的问题,日本德国说退出就退出,国联的国际调停作用完全失效,在短短20多年之内,人类就面临两次世界大战,这对整个人类文明都是巨大的损毁与讽刺。为了使得安理会这个机构具有实际意义上的约束力,安理会必须有几个数一数二的大国作为常任理事国坐镇。而彼时的中国,尽管满目疮痍,但军事实力和人口规模依然是数得着的大国,中国入常硬件条件是具备的。

3)苏联担心自己在安理会由于意识形态问题被架空,在安理会里以一对二。美国担心身居欧洲的的苏联和英国眉来眼去,反而逐渐坑了自己。英国则担心欧美过多的插手传统欧洲事务,自己影响力被削弱。于是在这样一种奇怪的博弈局面下,美苏都力图拉拢中国入常,英国提出希望法国作为战胜国入常,实际上是希望能够实现欧洲人治理欧洲。同时,苏联担心自己因为意识形态被过度孤立,提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应该具有一票否决权。苏联的说法很冠冕堂皇,为了避免大国之间再度发生悲剧性的对抗,要求必须保持大国一致。

可以看到,作为弱国的中国只是大国博弈的棋子,但是毕竟靠着家大业大的硬件积累和千万中国战士们反法西斯的鲜血,才勉强成为了二战后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

但是没有实力的名气只是虚名。

国民党政权代表中国在常任理事国二十多年间,蒙古独立,东北驻扎了苏联的军队,60年代蒙古国入联合国,蒋总统用了唯一的一次反对票,依然毫无意义,在美苏的怂恿下,蒙古国成功加入联合国。

反而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通过一次次的解放战争(1947年)、抗美援朝(1950年)、越南战争(1962年)、珍宝岛自卫反击战(1969年)、第一颗原子弹(1964年)、第一颗氢弹(1967年),在1971年,正式接替国民党,代表中国成为了安理会成员之一。

可以看到,中共政权的国际地位是依靠几乎打遍了“原有的联合国五常”情况下获得的,这个世界从来就是实力说话。

二、世界经济版图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20年中,国际货币体系分裂成几个相互竞争的货币集团,各国货币竞相贬值,动荡不定。二战后,美英两国政府出于本国利益的考虑,构思以外汇自由化、资本自由化和贸易自由化为主要内容的多边经济制度,构思和设计战后国际货币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1944),该体系的主要内容是:

1)建立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短期贷款)和“世界银行”(中长期贷款);

2)依靠强大的黄金储备,美元于黄金挂钩;

3)实行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度,规定,各国货币对美元的汇率,只能在法定汇率上下各1%的幅度内波动;

4)确定各国货币兑换性与国际支付结算原则。

5)确立了美元等同于黄金的国际储备资产地位;

6)国际收支的调节机制。

可以看到,由于战后欧洲需要重建,美国非常强大,美元实际上替代黄金充当了通俗意义上的“一般等价物”,及世界货币,拥有美元就是拥有财富。金融中心从伦敦转向了美国。但这里的逻辑悖论是:

1)美元的币值稳定就必须确保美国黄金储备的稳定;

2)美元作为世界货币,各国若要有充足的外汇储备作为国际结算货币,美国就必须长期保持对外逆差,输出美元。但持续的逆差会导致美元大量的发行和贬值,于1),逻辑无法自洽。

欧洲逐步复苏后,以法国为首的国家开始意识到真正的世界货币—黄金—的重要性,戴高乐将军带头开始要求美国对15亿美元外汇储备进行黄金兑付,美国的黄金储备逐年下降,美元实际上失去了永远为黄金背书的能力,随着1971年,尼克松总统正式宣布不再履行黄金兑换美元,以及西欧对美元开始施行浮动汇率,布雷顿森林体系失败。

目前的世界经济规则主要来自1976年的“牙买加协定”,即:

1)IMF承认固定汇率制与浮动汇率制并存的局面,成员国可自由选择汇率制度。同时IMF继续对各国货币汇率政策实行严格监督,并协调成员国的经济政策,促进金融稳定,缩小汇率波动范围。

2)黄金非货币化。

3)增加成员国基金份额。成员国的基金份额从原来的292亿特别提款权增加至390亿特别提款权,增幅达33.6%。

4)扩大信贷额度,以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融资。

“牙买加协定”以后的现实的国际货币体系是:

1)包括美元在内的绝大部分国家货币体系均为信用货币,无锚定目标(这点对后续的问题分析很重要);

2)绝大多国家的汇率实际上是浮动汇率制,由各国央行确定汇率浮动区间和IMF作为主要监控者;

3)由于大宗产品的买卖(石油、矿石等)仍有美元为主,因为美元依然是国际上比较通行的储备货币;

关于汇率部分国根据《1998年汇率和国际经济政策协调法》,美国财政部有权力认定“汇率操纵国”,这一定义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

1)对美国贸易顺差要超过200亿美元;

2)经常账盈余和GDP之比超过3%;

3)对外国资产的购买总额超过2%的GDP;

一旦某个国家被认定为是汇率操纵国,将会收到以下制裁:

1)限制该国在海外的融资

2)从美国政府采购清单中剔除

3)采取更高的IMF监管标准

4)惩罚性关税

中国实际上只符合第一条,所以中国从原则上来说并不是汇率操纵国,但是,不排除美国为了自身利益各种耍无赖。

三、世界贸易版图

二战后,为了削减关税和其它贸易壁垒,消除国际贸易中的差别待遇,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以充分利用世界资源,扩大商品的生产与流通,1947年,在联合国的牵头下多国政府签订了“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在总协定签订下,多个国家积极开展多边贸易谈判,世界贸易规模增长了十几倍,为全球经济的繁荣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

实际上,国民党政权下的中国作为联合国五常之一,也是“关贸总协定“的创始国之一,并参加了谈判和签字。但是,1950年,台湾当局宣布推出总协定。由于当时国内外政治背景因素,代表中国的共产党政权未能立即取代台湾当局参加,这也为后来漫长的“入世“谈判埋下了伏笔。

1994年12月12日,关贸总协定128个缔约方在日内瓦举行最后一次会议,宣告关贸总协定的历史使命完结。根据乌拉圭回合多边贸易谈判达成的协议,从1995年1月1日起,由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取代关贸总协定。目前,WTO共有164个成员国,贸易总额占全球98%,是名副其实的“经济联合国”。

关于中国艰难的“入世”谈判过程不再细说(2001年加入),简单说一下,世贸成员的基本原则:

1)互惠原则(Reciprocity)

也叫对等原则,是WTO最为重要的原则之一,是指两成员方在国际贸易中相互给予对方贸易上的优惠待遇。

2)透明度原则(Transparency)

指,WTO成员应公布所制定和实施的贸易措施及其变化情况,没有公布的措施不得实施,同时还应将这些贸易措施及其变化情况通知世贸组织。

3)市场准入原则(Market Access)

这个原则是可见的和不断增长的,它以要求各国开放市场为目的,有计划,有步骤,分阶段的实现最大限度的贸易自由化。倡导最终取消一切贸易壁垒,包括关税和非关税壁垒。

4)促进公平竞争原则

即,不允许缔约国以不公正的贸易手段进行不公平竞争,特别禁止采取倾销和补贴的形式出口商品,对倾销和补贴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制定了具体而详细的实施办法,世界贸易组织主张采取公正的贸易手段进行公平的竞争。

5)经济发展原则

也称鼓励经济发展与经济改革原则,该原则以帮助和促进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迅速发展为目的,针对发展中国家和经济接轨国家而制定,是给予这些国家的特殊优惠待遇,

6)非歧视性原则

这一原则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最惠国待遇,另一个是国民待遇。成员一般不能在贸易伙伴之间实行歧视;给予一个成员的优惠,也应同样给予其他成员。对外国的货物、服务以及知识产权应与本地的同等对待。根本目的是保证本国以外的其他缔约方能够在本国的市场上与其他国企业在平等的条件下进行公平竞争。

实际上,尽管世贸组织制定的原则初衷是美好的,但是现实是骨感的,每个国家都希望WTO对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因此不排除部分国家违反WTO的基本原则情况,比如国家对自己的弱势产业的长期补贴,或对他国长期的不公平关税。如,“中国胜诉欧盟紧固件贸易争端”、中国胜诉“美对华22类产品高额关税违规”等),同样的,中国也常被他国控诉不遵守WTO基本原则。

总体来说,国际贸易的本质还是用本国先进的生产力和产品,赚他国的财富。

在这样的框架下,若想在国际贸易中获利,需要满足几个条件:

a)本国的生产要素成本足够有优势;

b)本国的生产效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c)本国的产品附加值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d)稳定的汇率水平 和 稳定的“国际货币”币值;

在这样的背景下,

以金砖国家、OPEC为代表的国家,主要依靠a)来参与国际竞争,输出依靠资源的低附加值产品;

以美国、欧洲、日韩为代表的国家(发达国家),主要依靠b)和c)来参与国际竞争,输出高附加值产品;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的全球贸易中,大部分国家依然将—美元—视为主要的外汇储备资产,所以,越是世界贸易繁荣,越是离不开—d)—美元和美元的币值稳定。

按照美国(或者说,通过利用“美国”这个国家作为工具的金融资本家)所设想的完美贸易模式是(简化):

1)美联储扮演“央行”角色,行使美元货币发行和基础货币利率调节的指责;

2)美联储利用美国政府债和金融机构的信用,向社会投放美元;

3)大量美元通过国际贸易、国外投资的方式购买他国产品和流入他国,其他国家不得不对等的发行等值国内货币;

4)等到美国国内经济复苏阶段,在通过他国对美投资(制造业回流)、加息(美资撤资)、发动国际金融战争(货币战)等等方式,实现美元的回收。留给他国一地鸡毛。

可以看到,这就是美元的强大,仅仅通过印钞、转移通胀、回流美元的方式,就实现了对他国优质产品的购买和经济掠夺。这个过程一直屡试不爽。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国家,也确实在美元的帮助下获得了经济的发展,如西欧、日本、亚洲四小龙、等等,但是这里有一个巨大的炸弹就是,本国的经济稳定性,高度依赖美国的货币和经济政策。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依靠几代人辛苦的劳动,大量的劳动力背井离乡高付出低回报,持续为国家创造出了大量的优质产品和财富,中国的国际贸易和外汇储备年年走高,中美贸易总额持续走高,顺差不断扩大.

大量的贸易顺差带来的结果,就是中国政府手中大量的美元外汇储备。这有几个重要的影响是:

1)中国政府可以利用税收和国内重要资产价格的浮动,将相当一部分的人民币锁定在资产池(比如土地),然后实际上财富无形转移到了政府手里;

2)中国政府和企业(特别是央企)可以在全球用美元大量购买优质资产;

3)美元的“发放-回流”循环在中国这里断了,回收艰难;

4)大量的美元储备,让中国政府拥有了可以影响美元价值评估的话语权。

地球上,叫做“美国”这家公司的管理人员,发现出现了一家叫做“中国”的公司,中国这家公司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足以对其产生巨大威胁,而且,中国已经表现出了不光希望承担国际贸易中的a)角色,还要向b)c)转移。(要感谢中国第一代人艰苦卓绝的奋斗,研制出原子弹这样的大杀器,为中国换来了长达至今几十年的和平发展环境。)

这其中美国资本集团最为担心的事情是:

1)中国(人民币)对美元国际影响力的削弱,导致整个“美元收割世界”模式的实效;

2)中国的科技产业政策,让中国从a角色过渡到b、c角色,从而开始反向收割传统发达国家;

以民主党为代表的意识形态派,更为担忧的是:“中国模式”战胜了“美国模式”,大量国家开始效仿中国发展模式,美国不再是“灯塔”。

所以,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中美贸易战的本质是什么了? 绝对不仅仅是贸易平衡问题。而是,美国对中国国际影响力/地位的打压,对中国国家发展、科技发展的打压。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什么美国要动用一个国家力量来打压华为,因为华为代表了中国的科技产业的发展。

四、中美贸易战逻辑及走向

从上述分析其实不难发现,美国持续的利用美元割世界羊毛,与特朗普总统所担心的“贸易不平衡”是逻辑上矛盾的。如果,美国希望取得绝对意义上的贸易平衡,那么美元就无法发挥其收割他国财富的功能。而这并不是美国期望的。

同时,由于中国持续的在WTO规则下,积累财富和获得经济的发展,中国(人民币)对世界经济(美元)的影响越来越强大,当世界主要的贸易链条都由中国参与,中国施加影响的时候,人民币的国际化、一带一路、亚投行(规模已经直逼世界银行)、国际贸易规则、等等一系列的旧有制度将被改写。

分析到这里,其实就可以看出来中美贸易战的本质逻辑是什么了。在世界大国无法进行“热战(核战争)”的大背景下,美国如何将中国死死的按在世界产业链的中低端,以及中国如何突破二战后的现有体系框架,自成一派,甚至重塑世界政治和经济格局?

所以在贸易战上,我们看到,美国对中国提的几个关键条件:

1)持续加大开发,履行WTO原则

2)减少政府对产业的干预,特别是不能搞产业升级政策;

3)平衡对美贸易逆差;

4)加大对外资企业和知识产权的保护;

5)其他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所有的事情都可谈,但是限制我们产业发展和重新回顾美元洗劫其他国家财富的,这样赤裸裸的无底线要求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所以这也是双方难以达成一致的根本。

所以,贸易战和科技战,只是种种对抗的手段之一,中美之间长期的斗争和角力才刚刚开始。毕竟,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对于科技、人才、经济、政治的影响力当世无出其右。中国充其量仅仅是刚刚经历了成人礼的青年。

说回制造业,目前的状况对于企业(特别是跨国大企业)是最难办的。所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现在世界上绝大部分企业面对的最重要的题目就是:押宝美国还是中国???

这体现在一系列的企业战略选择上,在那个国家建厂? 是不是听从美国打压中国? 等等。

企业的决策往往是基于市场逻辑,而非政治逻辑。企业家不是爱国者,企业一定要逐利,否则就是很快被竞争淘汰。所以企业的逻辑并不是支持US还是CN,而是,谁能够给我提供更好的条件,更加稳定的环境,更广阔的市场,获得源源不断的利润。

现阶段来看,中国尽管此前确实有很多企业难以接受的“耍赖”行为,比如行政影响力高于市场机制,但是,中国政府近年来的表态和行为,一直致力于开发和市场化;打造“负责任大国”形象。

而世界人民所膜拜已久的美国,缺在近两年里持续开始了“耍赖”,政府对市场和经济的干预一浪高过一浪。

中美两国,有点互相学习,殊途同归的意思。

中美两国因为千丝万缕的经济利益捆绑,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唇齿关系,所以中美博弈的走势到底是什么?其实很难判断。

因为历史的走向往往并不完全依赖政治家的决策,有时民间的力量和人心的向背也往往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中国在世界大国的牌局上,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短暂的低迷。面对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对手,压力是前所未有的,但动力也是源源不绝的,这是历史级别的阶段。

所以,G20峰会和特朗普的表态真正能改变什么吗? 从大趋势来看,并不能。从小趋势来看,却会让无数企业短期内重新陷入短暂的迷茫和幻想中,短期内对于世界和中国的经济的发展,没有真正的裨益。

所以中国下半年的经济发展基本面,其实和美国G20表态之前的状态没有丝毫改变。

正因如此,个人认为中国经济实际上已经渡过了“最艰难时期”。无论是外资还是国内资本,对于中美贸易战走势,以及美国多变的政治决策,已经“适应”和“心里有准备”。再加上中国政府为了内需而不断的加深刺激,反而三季度和四季度的经济表现,大概率会是一个触底反弹的走势。

原创文章,作者:afeng13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gosn.com/61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